冷水洗脸

不要对我有期待。

好想捏个晚吟出来啊……可惜江澄和江晚吟都有了x

妈耶最近忙的死去活来……没脸说别的了赶末班车给帕总祝生快x

你上辈子就是条折翼哈士奇吧(4)

         帕洛斯有些后悔没看清乐队另外两人都是什么了。
         “我就说我熟吧,怎么样,酷不酷?”佩利兴致勃勃的打开一罐黑啤,得意的朝帕洛斯吹嘘了一发。
         不过他大概不太会读空气。
         此时在佩利的视角里,帕洛斯正与他的老大异常深沉的对视,仿佛世界的时间都尘封在他们两个眼里。除去帕洛斯上扬但正在抽搐的嘴角,并没有什么东西过分的违和。
        帕洛斯难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实在没法想象自己的大学老师会在一个酒吧里当摇滚歌手。而且两人私下都知道他俩不对付。平时倒是没什么,帕洛斯身边的乐子不少,他自知犯不上跑去这个太岁头上动土。现在倒真不怎么一样了,有必要他说不定也得喊雷狮一声老大—或是老师,大概没什么所谓。
        雷狮暂且没什么话讲,眼神很快流转到另一位乐手身上,后者正坐在吧台椅上安稳的吃甜食。帕洛斯看着挺眼熟的。
        “酷极了。”帕洛斯转过头去瞥了一眼佩利,微笑着接下话头。
        “喂恶党,你今晚要待到几点?”安迷修接待好刚来与他聊天的熟客,便从吧台那边凑了过来。
       “老子乐意待到几点待到几点。”雷狮朝安迷修眨眨眼,有恃无恐的吹了声口哨。
        “去你的吧,我要正常营业的。”安迷修翻翻白眼,朝雷狮竖了个中指。
        这真是稀奇,平时对谁也没摆过脸色的安迷修居然见面就给那个雷狮来了个中指,帕洛斯着实有些吃惊。
        雷狮又哪里是那么好惹的,换做以前凭他跟这傻逼骑士的关系,就是安迷修什么都不做他都可能随手拣个东西甩过去,不疼不是人的那种。
        现在倒是不一样了,虽然不代表雷狮不会那么做,但是他今天心情好。他俯身越过吧台,一把拉住安迷修的领带,然后把安迷修扯了过来,用手卡住他的下巴。
        “按你以前的营业时间,一年下来连地租都挣不上,傻逼。”
         帕洛斯大致知道所谓明骚的男朋友是谁了,苍天有眼。
        安迷修很给面子的红了脸,看佩利熟视无睹的模样,显然他早已习惯了。此时他好像才想起给雷狮介绍这位今晚的饭票。
         “老大老大,这位是帕洛斯,他说今晚要请我一顿!”
       雷狮刚躲开安迷修一记拳,听着这话再回来深深看了帕洛斯一眼“那不错,我的帐也顺带搭你付了?”

#炫酷到不行,我居然能支持到第四章都没坑。

感谢 @莫家的囚犯阿咄 阿咄大大的黑金狮,帅到我心坎里去所以画了图。
没有画左轮手枪或者黄蓝短刀是因为我不会,其实我也根本不会画狮子,虽然帕总和狗我也不会画,这张图可能连透视都是错的,然而我还是厚着脸皮发出来了。我感觉帕总要融到墙里去了。
         今天没更文是因为我在画画,明天和后天可能不更是因为我在补作业。

骰输,哨向,帕佩,标题和还有什么cp我没想过

     帕洛斯不知道为什么当向导或者哨兵这么严肃的事不能由自己决定。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蠢的人当上向导。
        他曾经在梦里看见过一条发着银色光泽的白狼。那条白狼曾经带他奔跑在雨林,草原,雪山甚至在云端。那时他就暗自下定过一定要遇上一个这样的向导的决心。
        帕洛斯无数次勾勒过自己所满意向导的形象,他猜想两人不需要爱情,因为帕洛斯只对在这样破败的人间流连几年怀有兴趣,他需要一个可以使自己冷静,合作,辅佐,甚至臣服他的一位向导。
        所以在鬼狐天冲敲敲自己的面具(此时帕洛斯怀疑面具的作用是防寻仇),让人把那位据他说“极其适合”自己的向导叫过来的时候,帕洛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刺啦细响然后破碎了。
         那是一个比他高了不少的向导,一脸不屑估计在用身高鄙视他。帕洛斯压住心头一阵凉,照旧端起笑脸来伸出手与他打招呼“你好,我叫帕洛斯。”
        过了三秒钟,那人才不情不愿的伸出手来“佩利。”
        帕洛斯听说过这个名字,但这个叫佩利的不是以向导的本职在人们口中闻名的。他的名声是打出来的,说来好笑,帕洛斯对自己分化的结果不满,而人们口口相传的这位佩利,曾经也是被人笃定归类为哨兵的那种人。
        佩利打架,从小就打架。他的生计与声誉都是在地下拳击场打出来的。结果就是虽然有人诟病他当不了什么好向导,却也没什么人敢正面跟他硬扛。他本人据说也对这事不怎么在意,真要说他的名声传开来,是他认了一个特别屌的哨兵做老大,还没跟他传过什么越界关系的新闻。
        哦,那个老大帕洛斯倒是很有兴趣,所以他姑且压下了心中想甩锅走人的冲动,笑的愈发有礼,冲鬼狐笑,也冲佩利笑——而前者做了他没来得及做的,直接找了个借口退下了。以他的经验来谈,一般人都会本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心理放下点敌意。
        可惜那个佩利不买账。
        “你能别摆着那副恶心表情吗,我看了心烦啊死拖把头!”佩利厌恶的挠挠后颈,然后给帕洛斯比了个中指。
        帕洛斯闻言并未收起微笑,而是伸手握上了他翘起的中指,略做思量便狠劲向下掰。佩利吃痛,原本便没多少耐性跟眼前营养不良似的豆芽菜摆文字游戏,被这样一挑衅更是兴奋的直接挥起一拳朝着对方面门砸去。
        “嚯。”战斗来的快去的也快,帕洛斯出他意料的抬起另一只手,以掌承下这一击。他轻巧的吹了声口哨。佩利本并不想停下这场战斗,尤其是在他难得发现一个值得一战的对手之后。
        但是对方身上盘踞着的黑蟒明显没那个意思。
        “初次见面,我觉得我们可以省点体力下来。”帕洛斯依然摆着那副在佩利看来恶心死人的笑脸,镇定地抚了抚蛇头“黑曼巴,你不会想被咬一口的。”
        帕洛斯本以为佩利会选择继续攻击,他自问不想把事情闹大,这明面上说说的一口当然不会咬下去,所以尽管他看着仍然镇定,眯起成缝的眼睛依然警觉的围着对方的拳头转悠。
        “你这个人挺有意思的,看不出来嘛?”不曾想对方果断的放弃攻击,眼睛惊奇的盯着他肩上的蟒,他的眼睫毛甚至都在传达一种好奇的心情。他轻松的笑了几声,然后挣脱自己被匝着的中指“我第一次见个头这么大的蛇…那啥,我们下次约一架怎么样?”

Toki爹的点梗,我也很好奇后续发展,因为我根本没想好x @Toki
虽然作为作者我不该对自己说,但是期待后续发展。
哨帕向佩你们肯定想不到吧蛤蛤蛤
       

你上辈子就是一只折翼哈士奇吧(3)

雷安还没互动,那我就懒得打tag了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感受到标题和正文没关系了
写的干巴巴的,我感觉这篇也快被我坑了
感觉我在交党费
# 
         那群姑娘还都跟打了鸡血似的。脸上带着出嫁媳妇般的红晕。帕洛斯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开始找店长那雷打不动穿着白衬衫的身影。
        店长正在吧台擦拭自己的酒杯。另一边还有几个搭讪他的小女生(丢脸)帕洛斯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我现在一脸懵逼的心态上前去拍了拍一个姑娘的肩,并朝她们每一个人抛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姑娘们,我和这位正派的骑士先生有些悄悄话要说。”姑娘们因为他那诡异中二但恰恰正确的称呼而前前后后都笑出声来。安迷修尴尬的咳了一声,略有些懊恼的看着那些活泼的小夜莺谈笑着愈走愈远,还不忘回头瞥他,准确的说是他们俩几眼。这时他只能礼貌的跟她们摆摆手,权当在跟她们打招呼。
        “不要这样看我呀,你要是再跟她们交谈下去保不准要被强上的。”帕洛斯优哉游哉的敲了敲吧台的玻璃“还是说我打扰你晚饭前猎艳的兴致了?”
        安迷修不以为然的皱了皱眉,他理了理自己的领带“抱歉,我不喜欢你这样随便开小姐们的玩笑。”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帕洛斯吹了声口哨,率先抛出话头。“大清早的,你这儿今天怎么这么多人?”
       “你真的是我的常客吗?”这会轮到帕洛斯被嫌弃了。安迷修指指酒吧更深处的舞台,帕洛斯发誓他看见了安迷修脸上一闪而过的微笑“每星期这时候都会有余兴节目。”
      确实从一开始那里传来的骚动就要比别处强点。帕洛斯努力眯眼朝那儿又看了一会,注意力就被自己手机的震动吸引了过去。
        时间刚好六点。
        帕洛斯没有定闹钟,六点整有人给他发了条短信。
        是佩利,他发了张图片过来。不过帕洛斯还没来得及输入自己的手机密码,一连串爆破般的鼓点便从酒吧另一侧开始,与酒吧各处安装的音箱一起共鸣,然后与姑娘们一阵又一阵高频率的尖叫杂糅到一起开始震颤他的鼓膜。
        此时聚光灯也打了起来,引导所有人的视线到这一系列节奏感极强solo的制造者身上。不过只一瞬,因为下一刻回荡的声音便不再单一。聚光灯也逐渐分开,打到舞台上窜动的另外两人身上。
       帕洛斯呆滞了那么一瞬,他几乎可以听见血液上涌到他头部的声音。即使距离不近,他依然可以断定那名鼓手的身份。他高高束起的金发在聚光灯下产生了奇妙的光泽,随着节奏摇摆然后争先恐后的在帕洛斯的视网膜里留下残影。帕洛斯不可能认不出,他捏着手机的手甚至有些用力了。
        情不自禁的翘起嘴角,他回过神来去查看那条彩信。如果他没猜错的话——
       手机里的他挑衅似的睁着一双猩红的眼,手里拿着两根鼓棒比了个剪刀手。
       帕洛斯这么与手机对视了几秒,摁上锁屏极其亲昵的用用双唇触碰了一下手机屏幕。
       “怎么了,遇上喜欢的人了?”此时安迷修换了个杯子擦,他没有窥探别人手机的习惯,只是异常理解的朝他摆出一个宽厚的微笑。
        “算是吧。”
        “但是你个dt怎么这么熟练。”
      

你上辈子就是条折翼哈士奇吧(2)

天啦,帕洛斯其实不相信缘分的。他知道遇见了之后就马上行动——所以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要来了兽医的电话。用方便咨询做借口,并承诺今晚请兽医撸串。
       回到居所帕洛斯就开始收拾起来,那条大金毛也一边张着嘴哈它的傻气一边盯着帕洛斯看,帕洛斯权衡了一下,带着这么大金毛出去撸串好像有些麻烦。揉了揉它的头,然后帕洛斯就打了第一个电话,这或许应该很有纪念意义。
       “喂,兽医大人?”帕洛斯坐到沙发上,用手挠了挠金毛的耳根“狗能不能吃烧烤啊?”
        “当然不能了,你干嘛?”佩利那边声音有些嘈杂,帕洛斯听见了好几声猫叫。
        “我在想要不要带佩利一起去,就今晚的烧烤。”
        对面沉默了好久,仿佛在思考应不应该对这个被叫出的名字做点表示“你别带了,我他妈搞不清楚你叫的是哪个。”
       帕洛斯听到这里又开始无声笑起来,好在对面听不见也看不见。“好好,受教了。那我给它倒点狗粮就出来。啊对了,海盗酒吧您知道吧,我们去那儿见面行吗?”
        “那块我熟啊!”佩利的声音一下清楚了起来,帕洛斯都能想像他把手机通话口挪到自己嘴边的场景。
        “那好,六点在那见面吧。”
         帕洛斯眯起眼,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他还有一个半小时。挠了挠身边大狗的下巴,然后起身为它倒了点食物。
         要说海盗酒吧,帕洛斯对那里是挺熟悉的,大学里约几个认识的不认识的,大大小小的聚会都在那儿办。虽然名字和店里的气氛都挺过激背德的,店长倒是个意外正派的人物,帕洛斯管这叫闷骚。
         听说他还有个明骚的男朋友,不过帕洛斯没见过。
       听说归听说,那个店长靠着一副好皮囊倒是吸了不少客源。凯莉曾经咬着棒棒糖朝他抛过媚眼,美其名曰不放过任何一个直男,虽然她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店长,纯粹为了逗他玩。店长倒是很吃这套,一脸困扰正经外加三分脸红的摆摆手“不行凯莉小姐,男女授受不亲。”噢,是个老DT。
         帕洛斯拿着手机打音游,愣是挨过了这一个小时。然后他早了半小时去店里坐着。谁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早。平日里聚会溜号迟到早退的分明也是他。
        照理说五点多酒吧里是没多少热闹的,今天却不太一样。酒吧里的姑娘比他们院长的星星还多。
       
#永远都是兴趣使然的写段子。我大概真的不想写作业。流水账一样的文风大家看看过了就好。还会有副cp,听朋友的话骰骰子把雷安这对cp向定下来了。但是这期没出场先不打tag。

你上辈子就是条折翼哈士奇吧

       帕洛斯,凹凸大学二年级金光闪闪的大学生。他新养了条狗,别误会,真的是条街上捡来的金毛。
        那天下着雨吧,帕洛斯撑着雨伞走过小巷,听着几声稀稀拉拉的犬吠。按理说帕洛斯是不会多管闲事的,何况对面连种族都和他不搭噶。那天他就那么鬼使神差的进了巷子瞅一眼,大概是想看什么狗咬狗一嘴毛的热闹吧,然后就看着一只挺壮的大金毛被三条狗围着。当即帕洛斯便感叹人心歹毒狗又何尝不是,脑子一热蹲下来就兴趣盎然的围观这场免费的好戏。然后他错了,他发现处于弱势的还不是那条被围攻的金毛,那三条狗论身形就比金毛小了不少,咬起来更是少了金毛那股子狼一样的狠劲。
        三两回合下来应该过了十几分钟,三条狗便落荒而逃了。帕洛斯揉揉自己蹲酸了的膝盖,正打算站起来,抬头便对上一个视线。那只刚才打架打的不亦乐乎的大金毛,非常认真的盯着他,然后一步一步蹭过来,靠在了他的腿上。
        我可去你妈的。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规矩,帕洛斯揪着狗耳朵就想把它挪开,结果那条没心没肺的金毛在这一系列互动不超过五秒的情况下睡着了。
        兄弟,你一定是条上辈子折了翼的哈士奇。
         不说多的,帕洛斯被这傻狗逗乐了,所以他把它捡回了家。
        周末他就带着狗去了兽医院。狗是捡来的狗,他看看它身上有没有什么病,之后还得给它办个狗证。
        他在金毛的脖子上牵了根绳,免得它乱跑。虽然效果微乎其微,帕洛斯好不容易把它和自己摁在等待的公用椅上一会,那边队已经排到帕洛斯了。他又坐了一会,无奈的叹了口气,踹了踹金毛的屁股告诉它起来可以走了,那金毛扭头一脸天然的盯了他一会儿,扭头就撒丫子跑。它还不乱跑,堪堪就朝着兽医办公室里冲。于是帕洛斯便和里面刚欲走出来叫人的兽医撞了个满怀。
        金毛到还好,钻着人胯便躲过去了,两人却被冲力撞的摔到地上,半天没缓过劲来,对面倒先来了一句操你妈。
        这感情好,兽医怎么说也是白衣天使的一种吧,怎么张嘴一句脏话就过来了。帕洛斯揉揉脑袋,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准备打量那个医生,那医生倒是先他一步站了起来,所以帕洛斯刚打量到他极具艺术性的洞洞鞋时,便被医生扯了起来。
        “我说你这人怎么摔倒不带站起来的?想讹钱啊?”医生干脆清朗的男音下一秒便传了过来,于是帕洛斯抬头去盯着他的脸看。
        操。
       兽医长得很合帕洛斯胃口,一头金毛乱翘就是束起来也谈不上顺滑柔美,长在男人身上本应显得娘里娘气的,帕洛斯却从这人身上硬生生看出了点不羁的味道。睫毛是有够长的,任是哪个姑娘看见绝对都会嫉妒的要命,但是最要命的还是那双眼睛。
      带有与生俱来的侵略性以及狂野,这是美。
帕洛斯是双,这一点他们学校的人都知道,所以他也因此凭着一张脸和自己的智商勾了不少少男少女的心魄。本人对此毫无所谓,耸耸肩说没有喜欢的。
        不曾想栽在了素未谋面过的一个兽医身上。这样想着,帕洛斯晕乎乎的看了看人家的名牌,登时笑出声来。
       “我说你笑什么?傻了?”兽医的表情甚是鄙夷,睫毛在阳光下翘啊翘的让人想去揪着不让它动。帕洛斯又呆了一会,摆摆手赔了个笑脸“没有没有,刚才撞着您不好意思了。”
      “知道就好。”医生闻言咧了咧嘴,扭头指指那条罪魁祸首然后过去拉开自己的转椅就想坐“先搞完它的事,挺活泼的啊?叫什么名字?”
      “好的好的”帕洛斯低头藏着自己的笑脸“是的是的。佩利。”
        医生此刻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声,“你叫我名字干嘛,我问你它名字呢。”
         “您没搞错。”帕洛斯清了清嗓子,憋笑憋的胃疼“它名字就叫佩利。”
        ……
        ……
        再尴尬没有了。
        佩利盯着帕洛斯看了一会,又扭头看了看那条金毛,第一反应居然是哎哟我操还真挺像的。然后便被自己一口水呛到“去你的,你才像狗!”也不知道是反驳帕洛斯还是反驳他自己。

不行写作业而出现的激情玩梗产物。梗也是我昨天不想写作业而想到的。或许没有后续。反正都是在手机上随手搞得。

swapfellcharax财迷#古久之前的产物,其实没什么意义,9g只是听说办证要这么多钱

“hehe,so you want  a date,with me?”
   papyrus倚在muffet's酒吧外墙旁,毫不马虎的清点自己今天的收入,并在清点完之后麻利的将它们收到口袋之中。做完这些事,他便终于有余暇偏过左眼去上下打量那个站在自己斜对面一脸决心的人类。
       chara现在充满了决心,但是ta的脸颊依然要比平时红上几分,他现在困窘的压低自己的视线,正打算深呼吸去等待冗长的沉默,然后准备接受骷髅对自己的拒绝——再没比这个更糟糕的事情了!
        “当然啦~我可是你的好伙计papyrus不是吗?”
       嘿等等?!
       暂且忽略他平日里坑蒙拐骗时才会用到的愉悦转音,也不要在意他轻巧吹出的口哨——“你答应了?!”chara不敢置信的跨前几步然后踮脚拎住他的领子“一个约会?!和一个人类?!”
       “嘿冷静点孩子…”papyrus眯起左眼,举起左手表示自己的惊慌,却用右手轻巧的掰开chara的指节“当然是得付钱的,你不会想不到这个对不对?”
      他当然早就想到了,并且准备好了些钱(虽然他猜测这对于这笔交易来说还远远不够)他,chara感觉什么东西哽住了自己的气管,这让他的声音变得不那么自然“哦…咳”努力让自己脸上再次堆起笑容“我想到了,当然啦!只是,我猜你这个老滑头是不会让我,咳,现在不会如愿的!”他有些低落的从自己的袋子里找出了一袋看上去挺有分量的物件。
        papyrus当然知道里面是什么,这让他的脸看上去闪了闪金光。他伸手去揉了揉面前人类的头“小人类,你对我的套路很熟悉了嘛。”然后得意轻佻的接过袋子,用手掂了掂重量“我猜里面起码有1000G…”满意的打开袋子,从里面挑拣几下“不过的确,人类。今天我们是不会有时间约会的,你知道我的意思对吧?”
        “噢我可以再去准备一些钱…”chara将手背到身后,咬着腮帮子抬头看看自己眼前的骨架——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句话。并且已经转身准备迈开自己的步伐去朝自己的约会前进,不过他并没有如愿。
       “wait,wait”papyrus摇摇头摁住他的肩膀,然后钳住他的手,在那上面放了几个金灿灿的金币“听着孩子,你如果想要做别的事,这些钱绝对不够,这是我的职业道德——不过”他转过头去紧张的假装用自己的独眼在寻找什么,然后转回头来“从这些钱里找出9G去——呃,你懂我的意思,只是这样的话,我想我们还有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