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洗脸

不要对我有期待。

citytale

Citytale

这是一个与性与烟与酒都沾边的故事,他不怎么波澜壮阔,但是主人公都很幸福。

一切的开端都起源于一次俗气的一夜情,正是酒吧打烊的午夜,grillby一如既往地在催促着喝的半醉或者烂醉的客人回家去——或者给他们一些帮助。

他清清嗓子,今天的驻唱有事回家去了,这份工作也就交给了这位兴趣使然的店长,说实话,这种次数并不少,而grillby也以此吸引了不少鱼龙混杂的粉丝。就在刚才还有一位壮汉企图上台来对grillby做点什么,可惜被他干脆的撂倒了。那可真是一团糟,grillby并不愿多想一秒那位壮汉摔到地上时从裤子里掉出来的汉堡。

Grillby将大多数微醺的客人扶出酒吧或者送上出租车后,便回过头来对付那些店员们劝不走的醉酒者。

“嗨,店长。”

Grillby其实没想到有什么烂醉的人会来和他打招呼,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会直接同圣母玛利亚或者别的什么“逝去的情人”调情,所以在他朝那个方向看去的时候,不由得愣了一下,那个瘫坐在沙发座椅上手拿黑啤的是一名看上去长相青涩的少年,他看上去似乎不到可以出入酒吧的法定年龄,何况他看上去醉的不轻。Grillby走了过去,打算给他搭把手,待他靠近后,他看见缠绕在少年脖子上的耳机,这倒是稀奇,毕竟他没有看见这少年的耳朵。

而三秒后他就知道少年是如何听见耳机播放出的音乐的了。在这三秒里,少年身上有三件另grillby感到惊讶的事。首先,他在grillby伏下身子打算拉他一把的时候直接轻巧的贴了上来,用双手搂住了他的脖颈,对准grillby的嘴唇就吻了下去,他甚至把舌头伸了进来,所以grillby嘴间也弥漫着黑啤略微辛辣的刺激味道。而在他吻住自己的这段时间,grillby听见了少年颈窝卡着耳机的地方传来了他自己歌唱的声音,这少年没有耳廓,所以他把耳机挂在了脖子上而且把音量调到了最大。而第三件,是grillby最惊讶的事,那个少年在献吻之后朝他吹了口夹杂酒精的气,以极其清晰的咬字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我想我们两个可以去别处找点乐子。”

Grillby当然知道别处是指什么地方,他甚至不是第一次与同性进出这个“别处”。他并没有那种自己即将与一位未成年人“找乐子”的负罪感或别的什么,他只是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少年的要求。

只是他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并没有发现一位满脸羞怯不知世事的少年。

准确的说他连少年都没看见,他只看见了一张字条:

 “烟灰缸。”

落款是一个非常俊秀修长的字母G。

就好像昨天晚上被压在身下娇喘的人不是他一样,Grillby看着那飘逸的落款字母出了会神,然后收起这张字条,将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出了宾馆大厅,他便用少年留在烟灰缸下的钱去买了包烟,然后把找来的零钱丢给了拐角处的乞丐。

#关于这个,我自己是觉得它不算一个AU,citytale这个名字比较好听而已。总之因为是和双生约好的东西所以不能坑······希望不会被查水表,我还蛮懒得搞长条。

评论(3)

热度(36)